论“青史留名”与“古人文化部落”

2016-12-30 11:45:27 来源: 责任编辑:张猛
何谓青史留名?青史:古代在竹简上记事。因而称史书为“青史”。青史留名,意为在历史上留下好名声。

    作者:君子风    

    写这篇文章发端于20世纪末。那时社会上兴起一种时尚,就是街头巷尾的书店、书屋、书亭、书摊遍地开花。用当时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呈现一条亮丽的城市风景线。驻足这条风景线,各种各类书籍琳琅满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是形形色色的名人传记。只要是历史上稍有些名气和特色的人物,只要是历史上留有记录痕迹的人物,都蜂拥而至被搬请出来,堂而皇之地摆放于书架书市之上,大有历史人物大展览、大派送的势头,也着实有些泛滥成灾的趋势。

    我想,这大概就是青史留名的好处了。一个刚出生一周的婴儿死去,如同一片花瓣的凋零,大自然不会在意他,历史不会记着他。一个碌碌无为、平平淡淡活了一百岁的老人,即长寿也不过百年。而唐朝鬼才诗人李贺仅活了27岁,其名其诗词流传至今,甚至连他的父母也跟着沾了留名的光。有著作的以作品留名,有功业的靠功业垂青。“若要在死后尸骨腐烂时不被人忘记,要么写出值得人读的东西,要么做些值得人写的事。”(本杰明·富兰克林《穷理查年鉴》)如此说来,文化及其载体书籍,确是可以延长人类的生命,直至人类的终极。

    何谓青史留名?青史:古代在竹简上记事。因而称史书为“青史”。这里“青”是竹简,“史”是指历史或史书。在没有发明纸张的古代,书籍大都用竹简制成。青史留名,意为在历史上留下好名声。

    青史留名是人类天然天生的喜好、情结和愿望。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说的是人度过一生要留下名声,雁飞过后要留下声音。喻留名声于身后。所谓“豹死留皮,人死留声”。说的是豹子死后留下珍贵的皮毛,人死后留下美名于后世。

    这里最为典型的例子当推唐太宗李世民为纪念和他一起打天下治天下的功臣,而兴建凌烟阁,并画24功臣画像。唐朝诗人李贺有诗曰:“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外国的例子也十分突出和特别:在法国巴黎有法国伟人的安息之地——“先贤祠”。1791年4月4日,法国制宪会议通过决议,将圣女洁娜维耶芙教堂改名为先贤祠,就在同日,著名演说家米拉波成为安葬进先贤祠第一人。现在先贤祠安葬着72位对法国作出非凡贡献的伟人,有思想家、政治家、科学家、作家、美术家等。像伏尔泰、卢梭、雨果、左拉,都位列其中。里面仅有11位政治家。栖身于先贤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的条件非常苛刻。许多享誉世界的伟人,如巴尔扎克、莫泊桑、笛卡尔,至今仍不得其门。

    青史留名的结果和成果便是在地球上,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形成了和构筑了一项伟大的工程:“古人文化部落”。这些载入古人文化部落的人,就是青史留名的人。青史留名成全了“古人文化部落”,古人文化部落使“青史留名”成为现实的和实际的存在。“古人文化部落”是一个特殊的人类群体,是由地球上各族各代的杰出的青史留名人物组成,是一群死而复生、起死回生、永远活着、永垂不朽的“长寿”之人。他们是一些生前出人投地的人,死后也会大出风头的人。古人文化部落是人类的精英和精华。

    据最新研究成果:人类在地球上生活已有300万年。总共生存过1060亿人。中国人最多,有800亿人,这个庞大的人群,姑且称作“古人世界”。而在这个巨大的“古人世界”中,存在着一个特殊的独特的群体。他们生生不息,薪火相传,不仅遗传着人类基本的基础的生命基因,而且标注着人类高级的高贵的文化基因。这个人物群体就是“古人文化部落”。在中国5000年的文明史中,因青史留名进入这个部落的历史名人有50万人(有说5万人的)。这个部落的人数不多,但他们代表着人类的文明史。根据美国学者迈克尔·哈特之说和一些权威书刊的排名,世界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个人是:耶稣、牛顿、穆罕默德、孔子、释迦牟尼、保罗、蔡伦、古腾堡、哥伦布、爱因斯坦。他们是古人文化部落的领头雁、领头羊,是星河中最耀眼的星辰。

    现如今,历史已走进21世纪20年代,除了书店、报刊亭这条旧日的风景线外,又多了一条更为靓丽的风景线,这就是网络世界的兴盛。形式在变、工具在变、形势在变,但青史留名的“古人文化部落”的人物和事件依旧。他们大大方方、大摇大摆地进入网络记忆、网络空间,只要搜索点击,他们随时随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条网络风景线更具现代化、时代感、先进性,更为便捷、快速,更为可读可观。这就越是显露出青史留名与古人文化部落的优越性和永久性。

    网络不仅没有影响历史文化的传播、传承,反而大大推动了它的发展。网络成为比书籍、报刊更为博大、宏伟的历史文化载体。网络时代为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和舞台。

    网络简化并取代了许多旧事物,创造了许多新事物。载体变了,但载物依旧。古人文化部落依然活跃于网络世界。进进出出、自由自在。古人文化部落更好地储存、微缩于电脑与手机中,点之即来,击之即去。网络的大容量、大负荷,使得古人文化部落由瘦变肥、由小变大,拥挤不堪,也出现了人浮于事。现实世界的新闻事件在网络中迅速更新更替演变,立时成为历史的记录。但若要真正地成为真正的历史,步入古人文化部落的殿堂,则需要大浪陶沙,优胜劣汰,时间的考验。历史的流程就是保存与删除、筛选与验证。而一旦进入古人文化部落,就意味着永存、永恒。

    网络世界的垃圾更多。垃圾充斥同样破坏和污染了古人文化部落的生存环境与生态环境。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这和现实世界与现实社会所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古人文化部落同样需要防雾霾口罩,需要空气净化器,需要孙悟空的火眼金睛。

    与古人文化部落的人物对话,那就是穿越时空的对话。古人的复活与今人的复古都是时空的穿越,历史的穿越。被今人记起或重提的古人就是这位古人的复活节。与古人的神交梦萦就是到古人文化部落旅游观光,串门唠嗑,学习参观,拜师学艺。

    古人文化部落的人物名单,谁都可以列出一大串,但排起队来很不容易。单是历史教科书中的人物名字,已使你的记忆失灵。后人常常拿古人部落里的先生们寻开心,有时让他们进错善与恶的房间;有时又给他们戴上不同款式的帽子;有时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有时也让他们枯木发新芽;有时让他们争先恐后地出入于古人文化部落,频繁面世与后人搭成忘年交;有时他们也常常被后人们从睡梦中唤醒,搀扶着来到世人面前,和同道们促膝长谈,为世人解开一道道难题,拨开一层层迷雾……

    当你想起古希腊神话的时候,大地之神该亚、智慧之神雅典娜、光明之神阿波罗、战神阿瑞斯……就会浮现在你的面前;当你想到老子的时候,《道德经》便出现在你的眼前;当你思及托尔斯泰的时候,你便与《复活》、《安娜·卡列尼娜》中的人物故事情景交融……

    古人文化部落的人和事,有得宠得势常露头角的,他们在人世间时就异常活跃,进入古人文化部落里亦十分活跃。也有尘封已久,束之交阁的,他们在人世间时就很隐逸,到了古人文化部落依然非常隐逸。前者是世俗文化的代表,后者是隐逸文化的代表。

    古人文化部落,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的思想老家,是我们的快乐大本营,是我们的营养大食堂。

    为了进入未来的古人文化部落,现代人已是煞费苦心,忙得不亦乐乎,甚至已是不择手段。许多有大志之人,都在建功立业、叱咤风云,有的善写、善画之人在绞尽脑汁、夜以继日地创作着作品。更有许多看重名誉之人,在不惜重金请托写家为自己写作传记,请名人大家为其题字题词写序画像……正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才的出才,只为一个目的,一个目标,那就是步入古人文化部落的天堂圣地而青史留名。

    由于出版业的繁荣发达,门槛变低,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出版自己的著作和写自己的著作。只要你能写出文稿又不缺钱,出书的愿望就能顺利实现。比起古人们的甲骨文时代、泥活字印刷、木活字印刷、铅字印刷时代,现代人要阔气、福气千万倍。许多人都深信这句话:“再过100年,人们如果仍能够看到我的作品,那就说明我还活着。这就是我写作的目的,我知足了。”由此逻辑推理,再过500年、1000年、一万年,你的作品、你的事迹仍被后人读起,那无疑表明你仍然活着。你的作品和事迹存在多久,你的生命就延续多久,你的生命因你的作品和事迹而延长。这是写作者和被写者的感想感悟,也是写作者和被写者的心愿心声心思。这句话激励着无数的写作者和被写者,激励着无数想青史留名,欲入古人文化部落的人们。

    有些想青史留名的人存在着两个误区:其一,是讨好奉迎领导,寻求组织人事部门的鉴定评语,实则,这些用处并不大;其二,是创业绩,但这也不是关键。要紧的是去寻找写家,就是去拜访请托善于写文章和写书之人。他们是记录历史的人,他们可以帮你领到进入古人文化部落的绿卡和通行证。

    西汉著名史学家司马迁,他完全凭着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创作了纪传体史书《史记》,共130篇,52万6千5百余字,是“24史”之首。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学价值与文学价值俱高。没有人怀疑他的权威性和正统地位,没有人不研究引用他的原创词句。他的好恶就是所有人的好恶,他的客观性就是所有人的客观性。他不管你是皇帝大臣还是文人武士,只有他说了算。他写人好就是好,他写人坏就是坏,他写人不好不坏也只能是不好不坏。有人常说:“自己的历史自己写。”“历史是自己写的”。但是,进入古人文化部落的人的历史都是别人写的,都是写家写的。后世写史写书的人,虽不能都与司马迁相提并论,但道理可都是大同小异的。这就是中国人常讲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青史留名的本意是渴望留下好名声。但是在有些写家的操纵下,坏名声的人物也混迹当中,鱼贯而入古人文化部落。于是乎,这个笼子里愈是热闹,愈加复杂了。有的写家注重事实和民意,有的写家则完全是个人的好恶。没有谁能规定文章和书籍不可以杜撰,历史不可以演义的。所以,历史学家,写书的人都是高人强手,得罪不起之人。得罪了领导等人吃得是一时的眼前亏,而得罪了写家,可吃的就是这辈子和下辈子的亏,永久的亏。有许多人是怕武人而轻文人。其实恰恰相反,武人急了最多打人一顿,皮肉之苦,而文人的一篇檄文足以让人体无完肤、遗臭万年。所以孔子曰:上士杀人用笔端,中士杀人用舌端,下士杀人用石盘。意思是,上等的士杀人用笔写文章,中等的士杀人用言论或舆论,下等的士杀人才用石盘等凶器。流芳百世与遗臭万年都是写家们的心思功力,都是写家们的杰作。

    古人文化部落是人类的最高府地、最高层次和最特殊的阶层,是人类的高阁,是人类的天堂。能进入这里的人都是不平凡、了不起的人物。要进入这块宝地领土,是尤为艰难的、难得的。但是,芸芸众生,更多的人是那些想进入古人文化部落而未能进入的人;还有那些根本就不想也没打算进去的人;更有那些进不进去,都无所谓的人……不喜欢天堂的孤独和寂寞,不喜欢尘世的喧嚣和污浊的人们,就不必敲开古人文化部落的门扉,不必挤撞古人文化部落的门槛,过着自己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小日子,自由自在地活着,无牵无挂地离去。红尘滚滚潇洒走一回。像一片树叶无声无息地飘落;像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像一阵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像一颗流星,谁也管不了,也不用去管谁……他们并不在意“青史留名”的荣辱,也不关心“古人文化部落”的兴衰。当然,说实在的和实际的,有时候,上天堂与下地狱并不由已。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